小说连载
会员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明末辽东从军行 > 第四十章 何去何从

第四十章 何去何从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马进忠与刘吉龙是追随刘綎多年的部将,情若父子。当刘吉龙战死于本次进剿途中的深河时,刘綎为此悲痛欲绝一日未进水米,马进忠更是哭的象个孩子。

如今得到刘綎和刘昭孙等人阵亡的噩耗,马进忠实在承受不住痛失袍泽的悲恸,急怒攻心之下牵扯未愈的伤势,口吐鲜血昏死过去。

杨林急速来到马进忠的卧室,只见他脸色蜡黄双目紧闭,气若游丝奄奄一息。手指一探鼻息明显是出气多进气少,再搭脖颈动脉和手腕,几乎感觉不出脉象。

“速去请郎中,快、要快!”杨林见马进忠这状态便知事情不妙,又急道:“将堡内外所有郎中都请来,不管花多少钱都要请来!”

吴小七自从上次说要搬来与杨林同住后,便跑到熊大海和彭义的屋子与他们睡在一铺炕上。说自己现在是把总大人的亲兵,所以要时刻在杨林身边待命,活生生的把熊大海挤到了北炕。而熊大海则是很郁闷,吴小七说他是杨把总的亲兵,那么自己算什么?

“遵命!”吴小七见杨林睚眦欲裂的样子,便知事情紧急。二话不说拉起彭义和熊大海就往外跑,刚到门口便与王长水、张祝和杨成几人撞了个满怀。

“几位把总大人得罪了,马大人伤势加重,小的奉命去请郎中。抱歉了!”吴小七拉着彭义和熊大海脚下不停,火烧屁股似的跑没影儿了。

王长水三人也是刚刚才知道马进忠的情况,所以也是急三火四的奔来,一进屋便看到杨林在地上急的团团转。几人简单问了问情况也是没有好办法,只能大眼瞪小眼的陪着。

吴小七、彭义和熊大海各带几名官兵,赶着马车分路去请郎中。不到半个时辰就请来了四五名郎中。

几位郎中经过一番会诊,认为马进忠是悲伤过度引发未愈的内伤,导致气血淤积于肝胃最后吐出。看着状态挺凶险,其实只要吃些疏肝理气、补气养血、和胃健中及舒心理脉的药,再卧床静养一段时间就能好转。

杨林等人见几位郎中这么说,心中一块大石头方落了地。忙命人煎药给马进忠喝下去,又给每名郎中十两银子表示谢意。

次日一早,果如郎中所言,马进忠在服药后竟睁开了眼睛,并喝了两羹勺的小米粥。一夜未眠的杨林知道后极为高兴,始终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,。

两日后,镇江堡游击将军官邸公堂。四十出头的张应昌坐在上座,他已经恢复了长途跋涉的体力,今日便升帐点卯。杨林、孙通和张祝几人,与张应昌的千总和把总等部下按顺序分列两旁。

孙通作为留守镇江堡的武官,首先向张应昌禀报了现今镇江堡和宽奠等周边城堡的情况,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随后又汇报了各堡驻守官兵的情况。

小说APP安卓版, 点击下载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